更多

《西游》记 献给那些一起走过的人

瑶池仙境 公元2010年 秋 ID: 武尊神 隶属公会:傳說依旧 红颜:骨精灵 和往常一样,又是一个寂寥的下午。短短一周内,帮众成员骤减,此刻在线者仅寥寥数人。没人知道,我会去。 岛中央团聚着仇敌,他们哄笑谁来开这个箱子,怎能让他们如愿以偿。 至少在这个没有破军和移情的年代,“天威”还是货真价实的无敌。击**一人却未及体会那份喜悦,大群红名已如潮水般扑面而来。死战吧,一开始就打算好的,干掉一个赚一个;忽而转念,我不能死在这里,他们一定会踩着我的尸体冷嘲热讽以炫耀自己的胜利,决不能给他们机会。 于是拼命的逃跑,人,实在是多,能活吗? 千钧一发之际,一头金毛狮迎来,冥王终究是赶到了,开着跟随马不停蹄的甩开了人群。虎口逃生仅存几十血,好惊险。虽说游戏中一天挂那么几十次都是家常便饭,这次只是少死了一次,我却十分高兴, 有点仇敌三千你奈我何的感觉。 有时我更喜欢关注一些冷门职业,一个人能将冷门玩到极致正是其天赋所在。很可惜冥王并不是这样的人,好在至今还没遇到将金蝉的本职玩到顺风顺水的玩家,由此可见,这不是他天赋的问题,而是选择上的错误。虽然帮里**上的活动几乎都能看到他的身影,冥王却很少说话,这点和我很像,所以说彼此间交流的很少。但自从他拉我进队伍,地图追踪位置到开跟随将我拖走,我就知道,这小伙子可以的。 小命是保证了,实质上我已无能为力,自认为的骚扰举动对敌对来说也许只是开箱子之余的尽兴活动,但还是忍不住要做点什么。 原本被压得帮派悉数收购了强力号之后咸鱼翻身,我们被打的措手不及。 单身94时尚,打架是把好手,我们二人碾压过一个队伍,而挫败原本就比你弱的人并不是什么壮举,今晚面对的才是真正的大敌。 离九点箱子时间越来越近,盟友们也如约前来,大战一触即发。我看到很多红名,不幸的是之前存在的难题依然存在,同盟间的误伤是难以避免的,因为同盟系统尚未推出。 我在队伍前面看到板砖风云也领着一队,这只老牛随时都准备着吸引最大的火力。自从殇千羽退出游戏,雇佣六小兵剩下五个,没有再添成员,因为我觉得没有人能顶替他在我心中的位置,在其他成员将之吸纳后,我一直抱有成见,直到团战时他顶着六小兵的称号后我才觉得,这家伙是个好人,因为平时我们都不顶那个称号,渐渐的也就认可了,并且千羽是千羽,板砖是板砖,并非谁替代了谁。 在好一阵腥风血雨后,ACE止住声,YY里立刻有人喊道“继续指挥啊!“ACE却没有做声,至此我明白,尽管很多人不服,但确确实实,我们输了。到处是红名,乱成一团哪里分的清是敌是友,时不时就有盟军投诉,被某某帮的谁**害了要求解释,甚至同一个帮的也在争吵,同时出现提示:原为招财六猫之一的星坠离开本帮,有时我会私聊去挽留一些人,而这次我没有。有时你并非战胜不了敌人,而是战胜不了身边的人甚至是自己。 逃避难题远比解决难题来的容易,第二双线大区即将开启,约好小伙伴们,再来大闹一番吧! 换区前我却没通知骨精灵,伴我走过三个区的女人,这次我却不能把她带走,她有着危险的想法而我不能那么去做,她一定会难受吧,虽然这一般都很短暂,与一辈子的幸福相比,那应该算很小的代价。有些事你不知道我知道,你生了个宝贝,亲眼所见,你脸上的笑容已经印证了那是一个正确的决定。
逝雪深,笑意浅,来世,我渡你,可愿?

一起走过才知可贵,你是浅一还是夜无伤

TOP

我是原白,打酱油的。
逝雪深,笑意浅,来世,我渡你,可愿?

TOP

修罗之巅 公元2012年 夏 秋 ID:ら帅ˊ 隶属公会:情义至上 无间地狱 配偶:无 玩网游也有十年历史了,作为资深游戏爱好者,让我两度回归的游戏,只有西游做到了,并不是因为它有多好玩,有两点原因:其一受到六小兵之一弄墨的诱惑,事实证明我又被他忽悠了,最重要的原因:西游妹子多,而且我总能遇到有那么点意思的,但是值得讽刺的是大家注意配偶一栏的填写的竟然是”无“!这是多么悲痛的经历! 名字,代号而已,况且这个名字看着也顺眼,我把它理解成象棋里统帅的意思,所以接手账号后也省的**那个钱改名,这使我**了很长时间去向人们解释”此帅非彼帅“,也被人问过很多奇怪的问题,像魂牵问我是不是勾引他老婆的那个人,于是我慎重考虑了是否要改名,结论是我知道我是谁,所以不怕被人误解(说白了还是不想**那个钱)。 在我的意识里五级套几乎就是BOSS般的存在,89级四级石头应该也差不到哪去,于是在询问价格后毫不犹豫的买下了,好像赚了个大便宜。在弄清楚还有天空套这么一套装备后才发现,我好像掉进了一个无底洞。 卖家是个叫阎王的人,应该是个有很多故事的男人,这里就不多提了。 真想写点精彩刺激的击**镜头,可惜这样的事一直没发生,有的倒是由于手生被反击**的镜头:对面死的一个不剩我方取得全胜,等等,对面出现一个白色的身影,刺**未遂后加速溜了,这个技能我也有是按F4发动的,说时迟那时快,想跑门都没有,我果然神速,你是地府跑的快我也是地府不比你慢,果然只有我才能追**这个家伙你注定是我的菜,这个光荣的时刻终于来临了,从F1按到F10不信你不死,忽然屏幕变暗,我竟然挂了!刚刚一定是电脑卡了。 果然只有我才能击**这个家伙——洛非曼。他挂着数把刀,在可PK场景肆无忌惮抢刷活动的怪,我冷血隐身,慢慢逼近,他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存在,击**成功率百分之百,手起刀落,他躺在雪地里,我知道他在等机会反**,复活后给我一套致命的连招,但是他没有把握,因为此时我占据绝对的优势,我们都不愿负担死亡的风险,他没有出手,我选择回城。他以为我走了,其实我又回来了,再次的手起刀落。两次死亡使其损失经验近亿,甚至遭到嘲讽,这家伙愣是没生气,就冲这心态赞你一个。 小怪兽是帮派领头人之一,一首销魂的歌曲引人春心荡漾,指挥很灵活,管理和人气都不错,这家伙八成也该把我忘了吧,合区前我也算是第一地府有木有?有映象木有?虽然这区就没几个地府。 与怪兽相比,零度的记性实在好太多了,他的脑门很亮,天生一副领导相,发财记得叫我。 大師兄,和我以前一樣名字的男人,合区改名南风骚,你确实很骚、 老牛,一个备受争议的男人,脾气捉摸不定。封刀看海,咱们可是一起打过架来着,我不说我是帅,你也不顺提一句这个原白声音有点耳熟之类的,就算我是后来的,真的这么没存在感吗? 洛漓,人称漓妹,我真以为是个妹子,可你偏是个汉子,是个好人,至少偶然相遇我不用再作介绍。 溪风,岛主,我是帅,那个地府,买号的那个。我早看穿你了,你是个色狼,但是很少泡到妞。 维尼晨,听洛漓讲你和兽兽他们回来再新区玩,搞的我又有回归的冲动了,总之,玩好。 这个区,几乎没我啥事,酱油了。有时候我会想,如果我不是地府那该多好,武器一横,我要打十个!可惜我只是地府甩完技能就一边猫着,你看不见我···· 某天YY来了位不速之客,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却显得格外沉着:合区的日子近了,让我们来谈谈同盟的事吧。
逝雪深,笑意浅,来世,我渡你,可愿?

TOP

路过,路过
窗前明月光,迷案一桩桩。举头玩淡定,低头问元芳

TOP

本人诚挚邀请原白同学,下个新区玩玩!来不来

TOP

有过那么一种念头,想陪你一起把这个帖子写下去。 你怀念你怀念的人。我怀念我怀念的人! 后来还是算了! 那么久没碰西游,该忘的不该忘的人早就忘光了! 况且我又那么忙,算了,作罢! 我还是只适合当一个看客! 原小白童鞋,加油更新。

TOP

搬个板凳看热闹!!!!

TOP

火眼金睛 公元2013年 春 ID: 浅念﹏、白 壹° 隶属公会:义在同德 配偶: 唯° 合区后原本死气沉沉的街道顿时面貌一新热闹非凡,然而我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,在两边打的热火朝天的时候悄悄退出这个充满热血的舞台。 这是个陌生的地方,到处是素未蒙面的人,个中关系利害一概不知,第一天我还是决定默默练级,99级离100级还剩一半的经验,令我没想到的是,我到最后也没能升到满级。 我在封魔左上角刷怪,没多久来了三个陌生人,他们驾着坐骑,在我面前伫立了好一会,这个架势一般只为一个目的:清人。但我与他们并无恩怨瓜葛,我刷我的怪,没做亏心事不怕麻烦找上门。果然,三人扭头扬长而去,这让我对他们有一丝好感,至少他们并不是无事生非仗势欺人的无礼之徒。初次见面,我记下了非攻这个名字。没过几天我们和水泊确定为敌对关系,这让我十分意外,但既然是**的意思也就不再追究原因,因为没有必要知道,需要知道的是接下来怎么做就行了。 顺提一遍,这个区人真多,如果没有特别的接触我根本记不清哪个是哪个,用个不恰当的比喻,就像人在看某种动物,比如鸡,看上去都长得差不多,当数量太多的时候更分不清哪只是小**哪只是小红。 我在长安看到哥低调至此在忙些什么,他的身影有些萧瑟,我感到他有点落寞,我在武斗大会的视频看到了过这个名字,打开资料看属性一看,喝!好大一个凌霄。我的举动引起了他的注意,他并不认识我,但我收到了他的飞书:“要和我们打吗?”之前听说过他是久安的管理者,当时的久安在战局上并不景气,我咀嚼了这轻描淡写的几个字,从他的角度应该是两层意思:1.你们是否要趋炎附势投靠水泊;2.我们虽然暂时失利,但是我们不惧怕任何人,久安还健在! 这一问我既不能肯定也不能否定,法拉利要搞三盟鼎立,水泊已经是得罪了,对久安的态度最好还是先卖个关子,于是我用“一切都还未知"来作为解答。 因为要升级,要点技能,我需要偷偷刷经验,不得不说他们来的次数真他喵的频繁。我正挂机,逸风见面就是好一通冷箭,好在这家伙打我的伤害真的很低,小小龙宫焉敢放肆,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,谁给你的勇气来找死,于是豪不犹豫的一个鹰击,在冲过去的那一霎那我就后悔了,因为我看到有三个人,NO.6就在他身后,他的破防很高,并且带着破军,瞬间我就躺了。失策了,我早该料到他有靠山的。 这次来的是个小凌霄,这次真的是一个人来的,这下我可放心了,因为如果打不过我是可以跑掉的。虽然是两个人的战斗,却是足足打了五分钟,他的金身用的比我稍晚,在第二个金身CD完毕时他选择用来回程,这样我就不乐意了,怕反**还来清人,实在是太无耻了!我的血量也所剩无几,于是回程补给,出城的时候再次相遇,刚才的胜利让我有了底气,又打了起来,奇怪的是这次我死了,没注意他是用了什么法子,这样我当然不服,再来一次还是死,这让我很郁闷,因为我找不到合理的解释。不过至少我没有逃跑,金身回程这样的事很久以前做过一次,我觉得这样很丢脸,有失男人的风范,你可以死,但是不能怂。 我有点生气了,我一定要干掉这个家伙,正在这时凌霄来了飞书:"做个朋友吧。”我先是一愣,这是唱的哪出?“我就佩服死后不口水的人,现在的你还不是我的对手。”这让我有点哭笑不得,明明第一次还是被我打跑的家伙。他跟我讲了他的很多朋友都是在敌对帮派但并不影响他们的感情,这改变了我对他的看法,原来这家伙,也是个好人。他在击**对手时不会得意,他不会说恶劣下流的语言,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,他会主动和我这样的敌人交朋友,是个心胸宽广的人,虽然这让我更加不爽,但没有理由拒绝他真诚的邀请,姑且就交这个朋友吧。最近还好吧,嚣张小凌霄?对了,我也是小凌霄。 因为在线的时间还是和蟠桃的朋友一起,很少和其他人说话。第一次进久安YY,和两个打架彪悍的妹子谈了下合作的事情,有两次被人认出来寒暄了一下,其他的再无印象。盟里高手很多,我就像个跑龙套的本分的演好自己的角色,出该出的力,这样也就够了。 时光是个无情的刽子手,他带走了多少身边的人,最无情的时候他把所有的东西带走,只留下你,然而他带走朋友却带不走友情,带走爱人却带不走思念。你孤零零的在风头颤抖,却不愿随风而去,像稻草人守望着麦田,他的心空虚了,头脑空洞了,他仍在那里,直到一天,土地孕育出新的生灵,于是又有了新的故事,新的传奇。 小萱,最开始的时候我是恨你的,也迁怒于空白,甚至说了过份的话,好在空白是了解我的。有些事情早就偏离了我预设的方向,注定发生的事情你只是让它提前发生了而已。只是这阵飓风来的太突然,刮断了唯一一根支撑稻草人的竹竿,身躯也终于溃散。万物皆有尽头,此乃自然规律。我赶到灵魂在枯竭,这里是我的终点,我应该遵循这条法则。我听到很多声音,挽留、可惜、同情、歉意、劝勉、愤怒,我最想感激伤情,他能真正体会到别人的想法和情感,他懂得思考人性,比我认识的任何人都有过之而无不及,静姐分娩后,他一定会是个好父亲。
逝雪深,笑意浅,来世,我渡你,可愿?

TOP

老久安确实不错,但因为无情,并拆帮,导致流失很多人,现在的不落是可以,但某些管理的素质难说,水波如何,都是团结之帮

TOP

看了更新,有点怀念水迫那群土匪头子了! 毕竟看见了几个熟悉的名字,回忆这东西,说来就来!

TOP

回复 11# 残雪


    哈哈怀念水迫 你还不回来 并肩作战 一起击垮不落 霸服西游天下啊

TOP

被你讲笨了。

TOP

如浮云飘过

TOP

久安啊,好像念那群兄弟呀!原白,这名字好熟啊!
彼岸花,双生黄泉,两相错。

TOP

你是久安的谁?久安一去不复返了

TOP

回复 15# Lucky、铭芯


    下期更新你就知道我是谁了。

TOP

mark,just a mark

TOP

回复 18# 彼岸花


    这不是小母牛么?

情谊至上和诸神战国分家成立了无间地狱,我用“沐妮”取得了一些信任,潜入诸神内部观察他们的动向。虽然很久以后成了盟友,这事倒是对谁也没提起过,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行为。
竟然我主动坦白了,我想你是不会责备我的。

TOP

貌似你认错人了!他是萌小v!如果没猜错你所说的小母牛应该是我所认识的花颜!也就是我常提起的,我的粉丝!
不过,在被人叫做偶像这回事,那已经是很久远前的事了!

原小白童鞋,故事很精彩,加油更新!

TOP